福州南站一婴儿被母亲藏包里过安检仪

我要评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01 浏览次数:

民警在照顾被塞进背包过安检的女婴

福州火车南站的安检口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6月29日上午在福州火车南站安检口,一年轻女子将一名婴儿放在背包内通过了安检仪。消息一经发出,立即引来众多网友质疑:“这样当妈心也太大了吧”,还有人怀疑该女子可能涉嫌贩卖儿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事发后不久,该女子与婴儿被火车站值班民警带离现场,经确认,女子确系该婴儿生母。目前,母女俩已被送往当地医院进行观察。

  婴儿过安检仪引发质疑

  6月29日上午,一位微博名为“你总是那样美”的网友发文爆料称,当天早上7点多在火车南站安检时目睹此事,“刚刚生的宝宝头发还湿漉漉的,直接放塑料袋,放在背包密封状态过安检。”微博配图显示,一名女子被车站工作人员拦下,一位女民警怀抱婴儿坐在大厅座椅上,婴儿被装在黑色的袋子中,仅仅露出头部。

  此后这条微博被大量转发,网友纷纷谴责女子的行为,并猜测是否是人贩子所为。有网友指出:“今天福州的这个温度,这种做法应该不是亲生的孩子吧?”也有人表达了对安检仪中辐射性射线可能对婴儿身体造成影响的担忧。

  警方认定不是刑事案件

  6月30日,北青报记者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29日福州火车南站确有此事发生,但并非人贩子所为。据当地媒体报道,事件中的年轻女子系福州市一高校在校学生,事发前一天自行分娩后,女子将女婴藏进了自己的背包中,计划乘动车去往深圳,身旁并没有他人陪同。

  福州警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调查此事并非刑事案件。考虑到女婴身体状况,事发后不久就通知了医院前来接收母女二人。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这对母女已被福州市第二医院接收,二人并未入住特殊隔离病房。曾前往医院探望二人的胡先生介绍说,女婴与该女子看起来并无异常。

  女婴目前身体状况不明

  北青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母女二人所在的福州市第二医院。医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并未接到相关部门通报,不能确认29日接收的病人中是否有该事件中涉及的母女。至于通过安检仪是否会对婴儿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该工作人员解释说,由于安检所用仪器与医用设备不同,辐射量水平也各自不同,因此不能确定火车站安检仪是否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南昌市铁路公安局福州铁路公安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当地火车站所使用的安检设备均由全国统一配置,为X射线检查系统,此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实习记者 葛珊

民警在照顾被塞进背包过安检的女婴

福州火车南站的安检口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6月29日上午在福州火车南站安检口,一年轻女子将一名婴儿放在背包内通过了安检仪。消息一经发出,立即引来众多网友质疑:“这样当妈心也太大了吧”,还有人怀疑该女子可能涉嫌贩卖儿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事发后不久,该女子与婴儿被火车站值班民警带离现场,经确认,女子确系该婴儿生母。目前,母女俩已被送往当地医院进行观察。

  婴儿过安检仪引发质疑

  6月29日上午,一位微博名为“你总是那样美”的网友发文爆料称,当天早上7点多在火车南站安检时目睹此事,“刚刚生的宝宝头发还湿漉漉的,直接放塑料袋,放在背包密封状态过安检。”微博配图显示,一名女子被车站工作人员拦下,一位女民警怀抱婴儿坐在大厅座椅上,婴儿被装在黑色的袋子中,仅仅露出头部。

  此后这条微博被大量转发,网友纷纷谴责女子的行为,并猜测是否是人贩子所为。有网友指出:“今天福州的这个温度,这种做法应该不是亲生的孩子吧?”也有人表达了对安检仪中辐射性射线可能对婴儿身体造成影响的担忧。

  警方认定不是刑事案件

  6月30日,北青报记者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29日福州火车南站确有此事发生,但并非人贩子所为。据当地媒体报道,事件中的年轻女子系福州市一高校在校学生,事发前一天自行分娩后,女子将女婴藏进了自己的背包中,计划乘动车去往深圳,身旁并没有他人陪同。

  福州警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调查此事并非刑事案件。考虑到女婴身体状况,事发后不久就通知了医院前来接收母女二人。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这对母女已被福州市第二医院接收,二人并未入住特殊隔离病房。曾前往医院探望二人的胡先生介绍说,女婴与该女子看起来并无异常。

  女婴目前身体状况不明

  北青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母女二人所在的福州市第二医院。医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并未接到相关部门通报,不能确认29日接收的病人中是否有该事件中涉及的母女。至于通过安检仪是否会对婴儿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该工作人员解释说,由于安检所用仪器与医用设备不同,辐射量水平也各自不同,因此不能确定火车站安检仪是否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南昌市铁路公安局福州铁路公安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当地火车站所使用的安检设备均由全国统一配置,为X射线检查系统,此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实习记者 葛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