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寻子路:夫妇俩卖房打工 辗转贵州福建多地

我要评论 来源: 2017-07-19 [作者:张斌] 浏览次数:

  夫妻二人说起这些年寻找儿子的经历,悲伤不已。

  儿子阳金师2岁时的照片。

  27年前的一天,家住原贵阳钢厂的阳志金和李秀珍夫妇突遇一场变故,他们3岁零7个月的儿子阳金师被人拐走。为寻找儿子,夫妇俩找遍贵州各地,后来得知福建或许有线索,两人又卖掉房子前往福建打工。在“扎根”福建的这15年间,夫妇俩吃尽苦头,却没能如愿找回儿子。最终,夫妇俩只得返回贵州老家,继续寻求相关部门帮助寻亲。

  3岁儿子在贵钢失踪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贵阳富源北路下岩脚,见到了苦寻儿子27年的夫妇俩。

  李秀珍回忆说,1990年农历五月初六下午,当时做好饭准备叫儿子吃饭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儿子了,情急下急忙通知正在贵钢拉丝厂上班的丈夫赶回家一起寻找。加上邻居和同事数十人,当晚找遍了贵阳火车站、客车站及贵钢附近,始终不见儿子踪影。“邻居们都说,孩子应该被人拐走了。”

  夫妇俩称,儿子被拐后,他们先后到过贵钢公安处、南明公安分局油榨街派出所报案。警方迅速对儿子失踪情况备案,但通过各种渠道也未能找到儿子。

  随后几年,夫妇俩几乎找遍了贵州各地。儿子失踪那年,小女儿仅1岁半,留在老家松桃由外婆照顾。“我当时在拉丝厂里上班,工资仅七八百元,仅够养活一家四口。”今年57岁的阳志金说,妻子在儿子失踪半年前因病手术,家里没有存款,找儿子花费太大,几乎每月都得借钱寻找,一家人的生活更加艰难。

  苦寻儿子27年

  在贵州寻找儿子4年无果后,听闻在福建打工的老乡说,那里有不少被拐卖过去的贵州儿童,李秀珍急忙于1994年7月直奔福建泉州,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儿子。阳志金则继续在贵钢上班,将工资省吃俭用下来用于寻找孩子。

  1995年,省公安厅组成打拐团,要到福建解救一批被拐儿童,两夫妇忙着把新得到的线索汇报,并获准参与打拐团抵达福建。为找到孩子,夫妇俩当时还决定将建在贵钢厂附近的住房卖掉。

  当年,省公安厅打拐办共收集到贵阳及我省共有9名被拐儿童在福建,通过打拐办历时半个月的追查,在福建找回8名被拐儿童,唯独阳志金夫妇的儿子未能找回。回到贵阳后,夫妇俩保持与福建打工的老乡书信联系,希望有一天能有儿子的消息。但苦等了6年,依然杳无音信。

  2001年,阳志金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决心与妻子继续寻找儿子。两人随即“扎根”福建,先后在泉州及晋江居住约15年,靠打工挣钱寻找儿子。“好几次梦到找回了儿子,惊醒后才知是做梦,更难受了。”李秀珍说。

  到2015年末,福建寻子15年未果,两夫妇只得重返贵阳,在当时卖房处重建小房居住。丈夫靠做点小生意攒钱寻子,妻子从事家政工作,每月1800元的工资省吃俭用,还将继续寻找儿子。

  抽取3次血样仍无消息

  这些年来,夫妇俩先后到过贵阳南明公安分局和凯里等地,抽过3次血样,DNA录入公安部血库。警方也多次向他们了解是否获得新线索,但很遗憾,儿子被拐至今27年,仍没有一点可靠消息。

  夫妇俩说,儿子是3岁零7个月时失踪的,因为孩子是在贵钢出生,孩子的父亲经常带他去贵钢洗澡堂洗澡,带他在贵钢周边玩耍,指他看过厂区附近的大山,告诉过他父母的姓名和其妹妹的名字等。因为儿子聪明,这些或许他都还能记得。“儿子身上没有胎记,只是在1岁时,我用竹子背篼背着他摔倒过,造成儿子右脸颊上被小石子戳了个小坑,后来出现一小块皮肤变青,笑起来那个‘小青坑’就像一个小酒窝,不知道长大后还有没有,”李秀珍说。

  寻找儿子这27年,夫妇俩已是倾家荡产。此前,两夫妇曾通过宝贝回家、都是一家人等网站及微博发布过多次寻亲消息。现在,这对夫妇求助本报,希望能有更多好心人一起帮助他们寻找儿子。好心市民如有线索,可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811或李秀珍电话18285075173、阳志金电话15086019465。(实习生赵翌秀 记者张斌 摄影报道)

  夫妻二人说起这些年寻找儿子的经历,悲伤不已。

  儿子阳金师2岁时的照片。

  27年前的一天,家住原贵阳钢厂的阳志金和李秀珍夫妇突遇一场变故,他们3岁零7个月的儿子阳金师被人拐走。为寻找儿子,夫妇俩找遍贵州各地,后来得知福建或许有线索,两人又卖掉房子前往福建打工。在“扎根”福建的这15年间,夫妇俩吃尽苦头,却没能如愿找回儿子。最终,夫妇俩只得返回贵州老家,继续寻求相关部门帮助寻亲。

  3岁儿子在贵钢失踪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贵阳富源北路下岩脚,见到了苦寻儿子27年的夫妇俩。

  李秀珍回忆说,1990年农历五月初六下午,当时做好饭准备叫儿子吃饭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儿子了,情急下急忙通知正在贵钢拉丝厂上班的丈夫赶回家一起寻找。加上邻居和同事数十人,当晚找遍了贵阳火车站、客车站及贵钢附近,始终不见儿子踪影。“邻居们都说,孩子应该被人拐走了。”

  夫妇俩称,儿子被拐后,他们先后到过贵钢公安处、南明公安分局油榨街派出所报案。警方迅速对儿子失踪情况备案,但通过各种渠道也未能找到儿子。

  随后几年,夫妇俩几乎找遍了贵州各地。儿子失踪那年,小女儿仅1岁半,留在老家松桃由外婆照顾。“我当时在拉丝厂里上班,工资仅七八百元,仅够养活一家四口。”今年57岁的阳志金说,妻子在儿子失踪半年前因病手术,家里没有存款,找儿子花费太大,几乎每月都得借钱寻找,一家人的生活更加艰难。

  苦寻儿子27年

  在贵州寻找儿子4年无果后,听闻在福建打工的老乡说,那里有不少被拐卖过去的贵州儿童,李秀珍急忙于1994年7月直奔福建泉州,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儿子。阳志金则继续在贵钢上班,将工资省吃俭用下来用于寻找孩子。

  1995年,省公安厅组成打拐团,要到福建解救一批被拐儿童,两夫妇忙着把新得到的线索汇报,并获准参与打拐团抵达福建。为找到孩子,夫妇俩当时还决定将建在贵钢厂附近的住房卖掉。

  当年,省公安厅打拐办共收集到贵阳及我省共有9名被拐儿童在福建,通过打拐办历时半个月的追查,在福建找回8名被拐儿童,唯独阳志金夫妇的儿子未能找回。回到贵阳后,夫妇俩保持与福建打工的老乡书信联系,希望有一天能有儿子的消息。但苦等了6年,依然杳无音信。

  2001年,阳志金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决心与妻子继续寻找儿子。两人随即“扎根”福建,先后在泉州及晋江居住约15年,靠打工挣钱寻找儿子。“好几次梦到找回了儿子,惊醒后才知是做梦,更难受了。”李秀珍说。

  到2015年末,福建寻子15年未果,两夫妇只得重返贵阳,在当时卖房处重建小房居住。丈夫靠做点小生意攒钱寻子,妻子从事家政工作,每月1800元的工资省吃俭用,还将继续寻找儿子。

  抽取3次血样仍无消息

  这些年来,夫妇俩先后到过贵阳南明公安分局和凯里等地,抽过3次血样,DNA录入公安部血库。警方也多次向他们了解是否获得新线索,但很遗憾,儿子被拐至今27年,仍没有一点可靠消息。

  夫妇俩说,儿子是3岁零7个月时失踪的,因为孩子是在贵钢出生,孩子的父亲经常带他去贵钢洗澡堂洗澡,带他在贵钢周边玩耍,指他看过厂区附近的大山,告诉过他父母的姓名和其妹妹的名字等。因为儿子聪明,这些或许他都还能记得。“儿子身上没有胎记,只是在1岁时,我用竹子背篼背着他摔倒过,造成儿子右脸颊上被小石子戳了个小坑,后来出现一小块皮肤变青,笑起来那个‘小青坑’就像一个小酒窝,不知道长大后还有没有,”李秀珍说。

  寻找儿子这27年,夫妇俩已是倾家荡产。此前,两夫妇曾通过宝贝回家、都是一家人等网站及微博发布过多次寻亲消息。现在,这对夫妇求助本报,希望能有更多好心人一起帮助他们寻找儿子。好心市民如有线索,可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811或李秀珍电话18285075173、阳志金电话15086019465。(实习生赵翌秀 记者张斌 摄影报道)

分享到: